论坛广播台
广播台右侧结束

主题: 心酸!年近八旬老父宜宾寻女,14载足迹遍布云贵川渝:你不回,我不敢死

  • 欢雪
楼主回复
  • 阅读:5705
  • 回复:2
  • 发表于:2019/4/15 11:07:3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南溪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麻烦你帮我看一下,见没见到过这个人?” “你再看看嘛,这个人是我女儿,我找了十四年了没找到。我要找到她,带她去看病……”

自2005年4月9日以来,家住四川泸州的易步文,开始寻找他的小女儿易菊香,14年来,走过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广西的城市乡村,耗尽家财。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如今,虽然年近八旬身患糖尿病,每天靠打胰岛素坚强地活着,但老人“寻女”初心未改,依然日晒雨淋奔走在寻找女儿的路上。然而,让人唏嘘的是,易步文寻女的方向和线索,不是来自“江湖郎中”,就是深山农民……或许,正是因为“江湖线索”,让他寻女14年奔波无果。


然而,老人并没有停下寻女的脚步,他说,“我寻找14年了,再找不回,我怕就找不动了。但是女儿找不回来,我不敢歇、不敢死。”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易步文的寻女名片


 出门寻女

见人就发名片讲小女儿

14年足迹遍及云贵川渝城市乡村


14年来,易步文已记不清自己发出了多少寻女名片,但小女儿依然杳无音讯。

3月31日下午3点多,与四川宜宾高县罗场镇交界的云南省盐津县兴隆乡底坪社区,出现一位白发老人,引起当地人注意。


“孃孃,麻烦你帮我看一下,见没见到过这个人?”老人手里拿着一摞名片,上面印有一张中年女子照片和一段文字及老人的电话。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众人围了上来,有的仔细看了看照片,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再看看嘛,这个人是我女儿,我找了十四年了没找到。我要找到她,带她去看病。我女儿精神不正常……”


“没见过。”“我天天在这街上,真没见过。”听到大家的回答,老人有些失望,但还是向大家挨个递名片。“孃孃你留一张嘛,做个好事。万一见到了,你给我打电话,或者送到派出所。”老人边说边陪笑,“我女儿身高1.52米,左眉毛这有个小圆坑,上门牙有一颗断了半截,补过的。要是找到了,我会感谢你。”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这位老人名叫易步文,今年79岁,四川省泸州市龙马潭区人,系原泸州某建筑公司退休职工。他此次出门寻女已逾10日,在宜宾筠连县一个小旅店落脚,每天凌晨6点起床,7点出门,乘坐班车赶往周边乡镇,散发寻女名片。他已记不清到过多少次筠连,但旅店和对面小饭馆的老板,都跟他混成了“熟人”。“今天找到女儿没有嘛?”每天回来,小老板们都会问问他。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我寻找14年了,再找不回,我怕就找不动了。但是女儿找不回来,我不敢歇、不敢死。”易步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14年来他奔走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和广西的大小城市、乡镇甚至山村。每到一个地方,易步文总是先歇好旅店,以旅店为中心,向方圆几十公里的乡镇辐射,早出晚归。


在易步文的布挎包里,除了换洗衣服和药品,就是寻女名片和寻人启事。每到一个地方,他必做三件事:发女儿名片,讲女儿遭遇;向派出所求助,讲女儿遭遇;在显眼处贴寻人启事,讲女儿遭遇……


在搭乘红星新闻记者的车从盐津兴隆赶回四川宜宾的路上,易步文两次接到老伴打来的电话,一次接到大女儿易小燕的电话。“我在记者车上,你们放心嘛,到了旅馆我给你打回来。”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易步文和他的寻女名片


对于79岁的易步文来说,长时间的奔波,确实存在巨大风险。他不会用智能手机,儿女们无法对他进行定位;他也不爱记笔记,走过的地方自己也不留痕迹。为确保安全,家人绞尽了脑汁。老伴本想跟着他,但腿脚不方便,另外家庭经济条件也不允许。但老伴和大女儿与他“约法三章”:每天晚上回到旅馆后,都要及时给老伴打电话,告知所在地及所宿旅馆名字、电话;身上带急救药;每天早晚各打一次胰岛素。第二天早上,老伴还要打电话确认他是否“安全醒来”。


易步文患有严重的糖尿病,而且病情越来越重。他带着胰岛素注射器和胰岛素,早晚饭前,他都要自己打24个单位的胰岛素。“早上打左边,下午就打右边,打完胰岛素不要马上拨出针筒,这样有利于吸收。”他淡然地说道,就像个经验丰富的老医生。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在云南省盐津县兴隆乡张贴寻人启事


家有小女

曾以优异成绩考入大学

因失恋精神失常,做开颅手术后失踪


说起失踪的小女儿,易步文每次都忍不住落泪。


“我三个孩子中,小女儿易菊香是最聪明的。”他回忆,易菊香出生于1972年,到今年已47岁,她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1989年9月,17岁的易菊香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北某工业大学,是航空航天方面的定向生。


易步文是建筑公司的焊工,妻子是一名普通教师。三个孩子一个考入师范,两个先后考上大学,这让易步文曾经很满足。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大学第一学期寒假,易菊香从大学带回来一名男同学。男生是贵阳人,说是两人顺路结伴回家。第二年开学,那名男生又到泸州接易菊香,两人公开了恋情。“我当时不同意,认为他们都是学生,应该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学业上。”易步文说,但妻子和大女儿同意,他也就默许下来。


四年大学风平浪静,就在易菊香准备毕业论文时,易步文突然接到女儿学校和其男友的三封电报:易菊香出事了。易步文请假赶到学校,才知道女儿因失恋遭受打击,精神失常。当时,50多页的毕业论文,易菊香已写到第47页。


易菊香的大姐易小燕(化名)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妹从小就是全家的掌上明珠,个性又要强,感情脆弱,这导致她无法承受失恋的打击。”


易步文说,患病期间易菊香曾在手腕上划了三刀,幸亏抢救及时,后来留下三道刀疤。再后来,易菊香又跳过楼,幸好及时获救。


1995年,在学校多待了一年后,易菊香终于从大学毕业,其精神疾病经治疗也有所好转,只是偶尔仍会发作。毕业后,易菊香被分配到四川宜宾某国有企业,因疾病偶发,上班没多久就开始长期病休。易步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直到2012年,易菊香失踪第七年,单位才停发工资。


易小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易菊香患病治疗后,贵阳籍男友曾与之和好,并在工作后结婚。结婚后小两口一个在宜宾,一个在贵阳,两地分居。


可是好景不长,远在贵阳工作的丈夫提出离婚,易菊香遭受第二次打击,病情越来越重,最后无法正常工作。


易菊香原所在单位退休办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易菊香确系该企业招收的大学生,后因患病被退回原籍。


为了照顾生病的女儿,已经退休在家的易步文和老伴把易菊香接回泸州生活。易菊香也坚持吃药治疗,并每天游泳锻炼身体。


2005年元旦,易菊香参加游泳比赛时感冒,久治不愈。期间,易菊香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成都一家医院宣称可以通过开颅手术治疗精神病,主动提出去做手术。


至今,易步文仍后悔让女儿做了开颅术。“出院回家,病情反而加重。”2005年4月9日上午,易菊香刚过完33岁生日不久,她说要去买件新衣服,大姐等人给了她180元。出门后,易菊香从此再也没回家……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易步文逢人就讲述寻女线索


“江湖线索”

寻女“线索”无一可被证实

每到一地就找卖草药“大师”


14年过去,易步文还记得女儿出门时戴了一顶布制的“盘盘帽”,女儿的特征,他也一一写在了名片上:“左眉毛尾有一小圆坑,上门牙有一颗断半补过;右手小臂内侧有三道横着的伤痕,左小嘴唇有一疤痕。


不爱说话,不打人骂人,精神二级残废(疾),没有记忆力。” 他所描述的这些特征,缘于他和女儿长久相处的记忆,这与易小燕对小妹的印象相同。


14年来,易步文找过的最多的地方,就是重庆、云南和成都、宜宾等地,以至于他跟宜宾、筠连的一些小旅店的老板,都成了朋友。


“我其实都是根据线索一路追踪着找的,很多时候擦肩而过,我后脚刚到,她前脚先走。”易步文自认为是 “运气”不好,甚至认为还没到女儿回家的“机缘”。


易步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宜宾江北新街平交道,一名在路边摆摊卖草药的“尹师”说,看到易菊香和“她男的”在宜宾临港区白沙镇、翠屏区高店、金坪等镇待了好几个月,天天赶场卖草药。自称是宜宾县柏溪镇人 的“尹师”甚至给易步文留了他自己的电话号码,但这个号码当前已是空号。


在寻女过程中,易步文还结识了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人,包括一位“看水碗”的大娘和一位重庆“大师”。“灵验得很。”易步文对此坚信不疑。


易步文坚信小女儿还活着,是因为“很多人都看到过她和那个男的”。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易步文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一个重庆渝北花园新村田应淑婆婆的电话。易步文说田婆婆在2012年亲眼见到过易菊香。


“我给他说了那个不是她女儿,我没见过她女儿,还劝他这么大年纪了不要出来,以免出事。”田婆婆告诉记者,她曾经接到过易步文的寻女名片,所以帮他留意着。2012年听说附近乡镇有女性精神病人,田应淑专程赶过去辩认,结果根本不是,她早就把这个结果告诉了易步文。


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易步文老人十多年来寻女的所谓“线索”,基本都是空穴来风,无一线索可被证实。“你说的这些见过你女儿的人,以前都不认识你女儿,他们怎么就确定见到的是你女儿呢?”对于记者的质疑,易步文说:“他们后来看到照片了,而且很多人都看到过。”


因为对这些道听途说的“线索” 从不怀疑,易步文每到一个地方,重点寻找的就是卖草药、算八字的人。


而循着这些“江湖线索”,他寻女14年,一无所获。


登录查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查看大图

▲易菊香的妈妈


自责内疚

当年坚持让女儿做开颅手术

对女儿失踪心结难解,家人支持实为安慰


“易爷爷这么大年纪了,真的不应该再出来寻找了,应该把这事交给家里的年轻人。”重庆渝北的田应淑婆婆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实际上,易步文大女儿在成都工作、二儿子在绵阳工作,两个孙女都已成人,如果能找到易菊香,他们参与进来岂不是更容易。可他为何独自出门寻女呢?

对此,易步文说,儿女们工作都很忙,两个孙辈不是忙于考研,就是忙于工作,不想麻烦他们。另外,他还说,“我寻找小女易菊香,大女和儿子都支持。”


儿女的这种“支持”,其实更多体现在经济上,以及对他身体健康和安全的关心上。易步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和老伴的退休工资,到今年每月刚刚超6000元。除了每月家里必须开支的2000元左右,余下全部用来了寻女。


“住旅馆,每晚25~30元,超过30元的不住;车费不固定,从10元到100元都可能,吃饭尽管简单,不嗜烟酒,连水都自带。” 易步文的生活即使如此简单,但每日开支也在100元以上,加上治病吃药,老两口的退休工资常常捉襟见肘。不够的开支,往往由儿女周济。“大女儿经常拿钱,也非常关心我的健康和安全,孩子们都希望我在有生之年找回小女儿。”


在易步文看来,孩子们的支持无疑是他坚持寻女的最大动力;而在孩子们眼里,或许支持老父亲外出寻亲,只是了却老人一桩心愿,至于能不能找到,那是另外一回事。只要老父亲身体还能支撑,心理还能承受,安全尚有保证,他们都支持不干涉。“我常常安慰妈妈,就当父亲外出旅游,锻炼身体。”易小燕说。


易小燕告诉记者,在妹妹失踪之初,家里人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可是杳无音讯,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因此,除了坚信妹妹还活着的父亲,其他家庭成员都不抱太大希望,甚至无法确定妹妹是否还健在于人世。但父亲坚持寻找,家人也确实都予以支持。“妹妹患病,父亲不离不弃守护在身边;妹妹失踪,父亲风餐露宿坚持14年寻找,恰恰说明父爱如山,证明我们的父亲很伟大。”


“小妹是父亲最爱的女儿,也曾是父亲最大的骄傲。无论是患病,还是失踪,父亲都放心不下她。过去14年来,找回小妹就是父亲唯一的心愿,也是他活下去的最大动力。”易小燕说,作为子女,让老人做他们愿意做的事,了却他们的心愿,就是人子之孝。至于父亲从江湖人士那里得到的所谓“线索”, 易小燕同样认为“毫不靠谱,没有依据”。


易步文常常埋怨自己没有把女儿看好,偶尔心情不好还对老伴大发脾气。其实,家里人都清楚他之所以坚持寻女14年,还有源自他心里的自责和内疚——当年,虽然是易菊香主动提出去做开颅手术,但她到了医院突然退缩,父亲易步文却认为已经到了医院,再怕也得做,所以坚持让女儿做了开颅手术……


只是,易步文没料到,手术后不久,女儿易菊香就失踪了。从此,他就踏上了漫漫寻女之路……




  
  • 会飞的鱼
  • 发表于:2019/4/15 17:34:49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为伟大的父爱点赞,希望一家人早日团聚。
  
  • 阳光
  • 发表于:2019/4/16 0:41:02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父爱如山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