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您当前的位置:本地通首页 > 本地文化 > 九龙滩的传说

九龙滩的传说

关键词:九龙滩,县官逼良为盗 ,九子救父化身为龙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
  • 相关机构: 王小荣
  • 电 话:13700993773
  • 网 址:http://
  • 感谢 sid14251963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纳
  • 点击率:90

    已有0网友参与纠错

九龙滩的传说故事

王小荣

南溪的九龙滩,位于县城东约三里的原南溪氮肥厂(今天的天蓝化工厂)下的江边。这里原有九条如龙形的石碛,顺江而上,头部向着县城,其尾部逐渐消失隐藏于江的北岸。因其形似龙形,百姓都呼为龙九滩。嘉庆十八年《南溪县志》上说,铜鼓滩在南溪县东,《明统志》说在县(城)东,县()旧未刊,近世滩之上流有石碛,生高数丈,拥水自巽方而去,自是文物大振。旧志在县东十里。又县东三里有九龙滩石碛,凡九皆状如龙头。在这里,不管是《南溪县志》还是《南溪县志》转引的《明统志》内容,都是记录了九龙滩的位置,更为重要的是记录是“凡九皆状如龙头”。

关于九龙滩的民间传说,有许多个版本,我在小时候就听大人讲过“县官污良为盗,九子救父,化身为龙”的故事。

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南溪境内沿长江(那是还称为“大江”)而下一个村庄里,住有一户当地被称为王善人的王姓人家。王家是这个村里的大户,凭着祖辈几代人的艰苦劳作,到了王善人这一代,已经积累了万贯家财,富甲一方。虽然是富甲地方,但王善人为人诚实,遵守祖辈遗训,勤劳致富,从不为害乡邻,还乐于助人,那家有断了粮出现了饥荒,那家冬天缺了衣服,那家出了红白事,总是能见到王善人及时送来米粮钱物,给予无偿帮助。因此,在当地,王家是深得老百姓的拥戴,王善人深得乡民的称颂,至于王善人究竞是叫什么大名,都忘记了。王善人娶妻金氏,金氏很会生育,一连为王家生了九个儿子,夫勤妻贤,一家人和和睦睦,日子过得快快乐乐。

这样快乐的日子被一个贪官给破坏了。这一年,南溪换了地方官,新来了一位知县。这个新知县,原本就没有学识,他这个知县的官帽子,是靠花了大把银子买来。这个知县,不但是贪得无厌,还是一个为人阴险狠毒,是一个头顶生疮,脚下流浓,一肚子坏水,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可谓是在地方上刮地三尺还嫌不够的主儿。他在来南溪就职之前,就通过下人就了解了南溪这个地方的情况,富户有那些,那家最有钱他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还说这了“了解民间风情”。因此,他一上任就亲自上门拜访了南溪当地各知名绅士和富家,其中也包括王善人这家。知县对他自己的这一行动称为“亲民”行动,而亲民是假,对各乡绅索求贿赂是实。

这一日,知县大人带着随从来到王善人家搞“亲民”活动,王善人见父母官来访,当然高兴。主客相见,这知县先是一番“皇恩浩荡”,送上一幅体现皇恩的所谓皇扁,算是对王善人一家勤奋劳作的表彰。王善人大办了一场酒席,好酒好菜好饭的、高规格的接待了这位知县大人。酒饱饭足之后,就开始进入了主题,知县发表了一通要致力于发展南溪经济、造福南溪民众的表白。知县的那些“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自我表扬,着实让这个很少见官的王善人大为感动。最后,知县要王善人支持地方发展,对他这个父母官要“多多担待”。临走时,王善人本着宁肯花钱、不与官斗的原则,识趣地献上不少银两,作为知县来一趟不容易的报酬,送给了知县大人,连同随知县一起来的随众,每人都有一个不小的红包。知县官一行人也就“心满意足”地走了。

这件事本身也就应该到此结束了,但问题就出现在这个知县大人回到县衙后,对自己的这次“亲民”行为进行的“反思”。

县官回到县衙,把从王善人家“文雅”敲诈勒索来的银子从箱子里拿出来把玩,沉浸在一片快乐中。快乐了一会儿,那个满是坏水的脑袋好像是灵光闪了一下,这王家太有钱了,我还没有过多的谈起就给了我这么多,连自己的随从都得了好处,这样一想,那颗不安份的贪心就觉得自己太亏了。这个灵光一动,那个心里呀就是不舒服了,于是,就生起了病。为什么病了?那是想王善人家的银子呀。

县太爷病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南溪的大街小巷、各个角落。城里城外,有头有脸的人都带着重重的慰问品赶着前去慰问,但就不见这王善人家前来的礼单。县太爷那个气呀,那是闷在心里,无处发着。他心里发着狠,好你一个小民,县太爷我病了,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还装大,看我如何收拾你!

县官敖着日子过,他在等待恰当的时机。这一日,机会来了。县上的捕役抓到了一个偷了别人家一只大公鸡的小贼,这个县太爷在审时,那个恶灵一闪,就被他硬性定成了为“江洋大盗”。有了江洋大盗,那肯定就有窝赃的吧。于是,他通过对这个偷鸡贼一番严酷的刑讯和心理输导式的审理,还许诺事后放这小贼自由之身,终于让这个偷鸡小贼承认自己是一个江洋大盗,并一口咬定王善人是窝家。

有了这一纸白纸黑字的“口供”,县太爷就开始行动了。他骑着马,带着一队兵丁来到这王善人家,依法对王善人家进行了一个干净、彻底的收查,没收了王善人家的全部“赃银”,还把王家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作为“赃银”统统抄了抵了账。可以说,县官的这次查抄行动,是彻底把王善人家查了个底朝天。在查抄中,因王家人抗议,那些衙役兵丁如恶狼般的对王家人是大出打手,王家的几个儿子被打伤,还把王善人抓走丢进了大牢,要继续“追赃”。王善人夫人金氏被打成重伤,连惊带吓,经受不住这个打击,在病床上熬了几天,丢下人世间一切恩仇,就死了。

王善人的几个儿子,安葬了母亲,为了救父亲,从此就走上了要讨个说法的路。到府衙去申冤,府衙收了县官的礼,就“依法拨回”申诉,到了省衙,也被“发往原籍重新审理”。时间就在这种上诉申冤告状、依法拨回、发回原籍的循环中流失,而王善人则是在大牢中随时被“追赃”,每次过堂追赃,都被打得皮开肉绽,那是苦不堪言,身体越来越差。最后,县官看这个王善人实在没有油水了,就上报刑部,判了个“秋后处斩”。消息传来,王家几个儿子那是个个悲愤难当。

这日,王家的几个儿子又在母亲坟前哭着,突然来了一个手持拐杖的老婆婆。这个老婆婆问他们几个为什么这样伤心,于是,王家老大就把发生的事从头到尾地向这个老婆婆讲了。还说,家遭不幸,救不出老父亲,他们几兄弟也不想活了。老婆婆听后,随手拿出九粒红色的药丸,给他们九兄弟每人一粒,让他们于当晚子时吃下,赶到县城,就可以打开城门,进入大牢,救出他们的父亲了。

兄弟们听后,立即跪下,拜谢老婆婆,抬起头时,老婆婆已经不见了,但他们每人手中都有一粒红色药丸。兄弟几个大喜,都想今天是遇到了大慈大悲的菩萨了,父亲有救了。

兄弟几个立马回到那个破败不堪的家,草草地吃了一点东西,填了一下肚子,天刚刚摸黑,就匆匆上路,来到大江边,沿江而上,向着县城方向赶来。兄弟救父心切,还没有到子时,兄弟几个就捧了一把大江的江水,就把各自手中的红色药丸吃下了。

那红色药丸一下肚子,几兄弟就感觉到肚中就像着了火一样,就着大江大口大口地喝着江水,而且身体也逐渐发生变化,头上长出了龙角,变成了九条龙。他们身体虽然变了样,但救父的心仍然在心中,于是就沿着大江,继续向县城方向奔来。

几兄弟已经成了龙,是水族首领,他们一行动起来,那大江中的水族也行动了,众多的鱼呀虾呀等虾兵虾将推着江水,带着轰隆隆的巨大水声随着这九条龙浩浩荡荡地向县城方向奔来。

再说那个县官,虽然判了王善人一个秋后处斩,但没能从王善人身上榨出更多的油水,没有达到自己当初的愿望,心中正烦得很呢。这夜里是翻去复来睡不着,好不容易要睡着时,就听到东边一阵阵的人喊马嘶,雷鸣般的如同有千军万马般的从东边杀奔而来。县官大惊,刚来的一点睡意早已被吓得无影无踪,他赶紧起来,召集衙役军士人等,赶往东门布防守城。他站在东门城楼上向东望去,那白茫茫一片中夹杂着喊杀声和马的嘶鸣,向着县城方向汹涌而来,守城士兵个个吓得屁股尿流,县官也是只觉得下两腿间一热,裤子湿了一大片,被吓得三魂掉了二魂,七魄飞了六魄,一下子软了下来。好在子时刚过,就见那惊涛骇浪般的滾滾烟雾停了下来,雷鸣般的喊杀声也消失了。

原来,兄弟九人只因救父亲心切,没有等到晚上子时的来临就把红药丸给吃了,因此当他们赶到现在九龙滩位置时,刚到子时,已经失去了法力,不但没有达到攻城破狱救父亲的目的,自己也因失去法力还不了人身而变成石头,永远以龙的身形定格在半夜子时那一时刻所在的位置,保持他们昂首奔腾的形态。

县官经这一吓,怕夜长梦多,等不了秋后,第二天立马就杀了王善人,并以犯人重病身亡为由上报了。至于那个偷鸡的小贼,怕他误事,仍就以江洋大盗的身份一同处理了,以绝后患。

当地老百姓见江边一下子多出来的九条龙形石碛,滾滾大江水流经此处,被这九条石碛所阻,发出隆隆的水声,老百姓就依石碛的形状,把这里叫做九龙滩了。九龙滩也就成了这个地方的地名,直到今天仍然是这个叫法。

沿九龙滩向下流走,还有一个叫“一碗水”的地方,那是一处石岩,在石岩的离地约一米的地方,有人依着岩上滴水的地方打了一个如碗口大的窝,水滴入其中,供过往行人解渴,那石碗中的水一直保持满满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前,我还经常带着学生到九龙滩玩,陪同家人到九龙滩搞野炊。

在我国的神话和民间传说中,吃珠变龙的故事还有很多。在前清由无垢道人所著的《八仙得道全传》中就说,在成都灌县二郎神驻守的地方,有一个名叫和平的孝子,他为了医治母亲的眼疾,得到缥缈真人的指点,夺得了藏身于该处一条老龙的龙珠。在医好他母亲的眼疾后,就“立下五百功行”,为人治病,无不效验。和平的这一“神医神药”,惊动了当地县官毛虎,并医好了毛虎独女的病。而毛虎却恩将仇报,想把和平的龙珠据为己有。和平情急之下把龙珠丢在口中吃下肚子,变成了一条金龙。二郎神怕这条金龙转身而殃及灌口方圆二千里的百姓,正要把金龙压于深潭之下时,被缥缈真人救下。那和平虽然身体变了样,成了龙,但心中仍然明白,忘不了自己的老母亲,禁不住往回顾三次,滴下两滴龙汨,龙汨洒到之处,顿时就变成了海滩,这海滩也就是今天灌口的望娘滩了。

民间故事中,也有吃珠变龙的传说,故事与《八仙得道全传》中和平变龙类似,只不过是把故事发生地搬到了山上。说很久以前,大山中有一个夫家姓龙的寡妇,独自养育一个名叫龙娃的儿子艰难过日子。龙娃才五六岁这每天给地主放牛、割草。如果没有完成割草任务,那龙娃不但得不到饭吃,还得挨打。这一年天大旱,山溪断流,天不下雨,那山里的芭蕉、青苔焦得冒烟,山上被太阳晒得只余下光光的山石,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荒芜。虽然如此,但地主规定的小孩每天割草喂牛的任务那是雷都打不动。

这一天,又是一个难以完成割草任务的一天。那个龙娃就只得一直往大山深处去找。突然,他看见远处的崖壁窝上有一个绿油油的地方,过去一看,是一窝绿得冒油的青草。龙娃高兴了,拿起刀就割了起来。那知,怪事就出现了,龙娃把刀提起来,原本被割了的地方,好像作了魔似的,呼啦呼啦又长出了青草。龙娃不管,只顾反复的割,不一会儿,就割了满满一背兜,高高兴兴回到了地主家,完成了当天的割草任务。从此后,一连几天都如此。龙娃的行为引起了地主的怀疑,这里到处都是光秃秃的,别的娃儿每天只割很少的青草,甚至根本割不到青草,这小龙娃怎么每天都能割得满背兜的青草,这是为什么呢?

这天,小龙娃又出去割草了,地主就小心地跟在龙娃的后头,看他究竞是到那里割的草。小龙娃只顾自己高兴,一路向前走,根本不知自己后面跟着那个贪心的地主,他还是象往常一来,来到长青草的地方,提起刀就割了起来。地主见了,大吃一惊,原来这窝青草是割不完的呀!他心中捉摸着,这窝青草下肯定有宝!于是,就赶了上去,想抓那窝青草。小龙娃见那个地主一下子冒了出来,先是吓了一跳,又看见地主扑上来抢青草,急忙中就用力一扯,把那窝青草连根带泥的扯了起来,并带出一棵红润滾圆的珠子。地主一见那棵珠子,就要抢,小龙娃一急,顺手就把珠子往嘴里一丢,就吃下肚了。那珠子一下肚,小龙娃身体立即发生了变化,一个翻滾,变成了一条龙了。

赞助商提供的广告
纠错信息:(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
纠错信息:
感谢您的参与,让大家更准确的了解南溪!
用户名 密码 不支持匿名评论
标题: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图片刷新)
电话:13350611588 传真:"" 邮箱:277641678@qq.com
地址:长江大道88号(广电局旁) 邮编:644100
Copyright © 2004-2019 南溪在线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城市中国
蜀ICP备14030294号-2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90779号 电信业务审批[2009]字第548号函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